和我们一起放飞理想吧!
  • 本栏最新文章
摄影专辑AD
  • 本栏推荐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141478.com >

赵之忠:冲刺十一五

时间:2019-10-04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2007年7月底,赵之忠接过了交通援藏的“接力棒”,与沈永木一道作为交通运输部第五批援藏干部,奔赴雪域高原执行援藏的任务。

  三年时间里,赵之忠作为分管全区交通科技、交通职工学校、科研所(质检站)工作以及协助厅长分管交通发展规划与计划的副厅长,他积极发挥自身特长,为西藏交通运输事业的跨越式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

  尽管进藏时已是47岁并长期患有高血压,尽管到西藏后没几天就住进了医院的高压氧舱,尽管由于高原反应无法一下子爬到4楼,尽管高原反应如影子一般时时刻刻“折磨”着赵之忠……但他依然在三年时间里跑遍了全区七个地市、54个县;跑遍了几条进出藏的公路大通道,为科学决策获取第一手材料。

  进藏时,赵之忠已是47岁,一来他长期患有高血压;二来睡眠质量不好,半夜经常会醒来。“在内地晚上都睡不好觉,去了高原不是情况更糟糕吗?”赵之忠坦言,当时并非没有顾虑,家人也同样为他担心而表达过反对意见。

  “当时部领导找我谈话,一再叮嘱我要平平安安地去、平平安安地回,”回忆当时的情景,赵之忠记忆犹新,他说,考虑到组织对自己的充分信任、考虑到同志们的关心关照,他还是毅然选择了奔赴高原并得到家人的支持。

  一天,厅领导电话通知赵之忠参加一个临时会议。由于感觉身体不适,赵之忠在电话里轻描淡写地说了句,“你们先开吧,我感觉身体略有些不舒服。”正是这句话让电话那头的人警觉了起来——“你必须马上去西藏军区总医院做检查。”

  来到医院后,赵之忠就进了高压氧舱,在强压环境下吸了两个小时的氧气后才算缓过劲来。谈到这里,赵之忠补充道,“这件事我始终没敢和家里人说,怕他们担心。”

  这件事发生后,为了更好服务西藏交通运输的工作,赵之忠在藏期间严格树立“底线思维”,即:晚上看书连续不能超过一个小时;能不熬夜就尽量不要熬夜;每天晚上至少要吸半小时的氧气。

  “每天晚上7点到7点半期间,平躺着吸会氧气,这个时候正好看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据了解,一瓶氧气大概能吸一个星期。这个看似轻松的习惯,赵之忠坚持了近三年,其中的不易或许只有他本人感受最为深刻。

  援藏期间,赵之忠的宿舍位于职工宿舍楼的4楼。由于高原反应,他无法一下子爬到4楼,只能走走停停。“到2楼一定要休息一下,否则爬不上去了。”此外,由于高原反应,“即使不吃饭也不知道饿,躺在床上睡着了还是没睡着,自己也说不清楚。”

  这种体验,对于没去过西藏的人来说或许难以理解。在青藏线上,有一个著名的道班,即109道班,曾被老部长钱永昌称为“天下第一道班”。该道班位于海拔5200多米,即使后来驻地往下迁后也仍然具有5100米的海拔高度。援藏的三年间,赵之忠途径109道班时都要进去看望养路工人,总要给他们带些在西藏高原生活的同胞眼里弥足珍贵的新鲜蔬菜。但每次进了道班后,从来不敢坐下,就感觉天旋地转啊,只好边踱步边与养路工交谈 “那真是没办法啊。”

  三年时间里,高原反应如影子一般跟随着赵之忠,但他依然没有停下忙碌的脚步。秉持着“虚心向当地干部学习和请教、注重深入基层调查研究”的工作原则,三年时间里,赵之忠的足迹留在了全区七个地市、54个县,跑遍了几条进出藏的公路大通道。“只有了解西藏区情和交通发展的现状和需求,才能科学制定西藏交通发展规划和计划。”赵之忠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在西藏期间,除了高原反应带给身体的不适外,孤寂是对他们的更大考验。赵之忠说,在内地,毕竟有亲人在身边;在西藏,尽管组织对你的照顾无微不至,身边同事也对你十分关心,但终究不是亲人,有时候怕麻烦别人,毕竟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圈子。

  赵之忠在藏的三年正是“十一五计划”的最后三年,在他的带领下,通过与有关设计单位沟通与座谈、加快项目前期工作进度、提高前期工作质量、积极向交通运输部汇报、积极与有关部委衔接协调等方式,大大提高了项目审批的进度和项目前期工作的质量,完成了210亿元的既定投资规划。

  2007年至2010年是“十一五计划”的最后三年,“十一五”在西藏交通的发展历史上是具有特殊意义的一个五年计划。可以说,赵之忠在藏工作的三年,是西藏交通运输业历史发展最快、交通给农牧民带来实惠最多、交通对西藏经济社会发展贡献最大的三年。

  统计数据显示,三年时间,西藏公路里程新增8821公里,80%的县通了油路,80%的行政村通了公路,五条进出藏国道改造全面实施,基本实现黑色化,为西藏的社会安定和经济发展提供了保障。

  “在当时的背景之下,我进藏的一项首要任务便是落实十一五计划的既定目标。”赵之忠告诉记者,西藏的交通建设基本依靠中央财政拨款,之前的五年计划,每年只有十几亿元,但到了“十一五”,交通运输部为西藏交通建设和发展制定了210亿元的投资规划。

  按照我国的财政投资体制,210亿元的投资规划能否按计划完成,关键在于西藏交通系统能否按计划完成各个项目的前期工作,包括工程可行性研究和初步设计等。

  因此,到藏后,在赵世军厅长的支持与带领下,他坚持科学的规划和计划安排,积极与有关设计单位沟通与座谈,要求加快项目前期工作进度、提高工作质量,并积极向部汇报以及和有关部委衔接汇报,大大提高了项目审批的进度和项目前期工作的质量。

  在西藏交通人的共同努力下,西藏公路建设资金逐年大幅提高,从2007年36.91亿元到2008年47.14亿元,从2009年56.74亿元到2010年80亿元,圆满地完成了“十一五”规划的210亿元的建设任务。

  此外,赵之忠还和厅领导共同努力,积极向交通运输部汇报,增加了墨脱公路、通县油路、农村公路等建设资金,使交通对西藏经济社会发展的制约得到了进一步缓解。

  “交通对于西藏的意义太重要了,这是西藏经济社会发展的前提条件。”赵之忠说,一次他在阿里的牧区与老百姓聊天时,一位老人告诉他,由于交通不方便,对于他们中间的很多人来说,去拉萨和去北京一样,都是一个梦想,很多人一辈子想去都没有去成。这次聊天给赵之忠留下了深刻印象,也让他对交通之于西藏的意义,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

  一方面,由于西藏地质复杂、环境恶劣,科技创新的作用更加突出,另一方面,长期工作在科教口的赵之忠有着自身的优势。在藏三年,赵之忠为提升西藏科研水平主导了一系列“引进来”与“走出去”工程:引进内地科研单位合作研究、联合攻关;争取部培训资金、培训项目;选送专业人才赴内地培训;说动内地单位捐献实验设备和图书……

  自1982年长安大学桥梁工程毕业后,赵之忠主要在交通运输部科技(教育)司工作。在西藏挂职前,担任科教司副巡视员的职务。在藏期间,赵之忠还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干起了科教口的“老本行”,创造性地完成了分管的科技教育工作。

  西藏地区地质复杂、修路难度大,滑坡、冻土、泥石流、翻浆、涎溜冰、雪崩、沙害等各类灾害一应俱全,“地质灾害博物馆”这个词几乎可以用来形容每一条进出藏区的公路。也正因为如此,科技创新的作用更加突出。

  为此,赵之忠通过引进内地有关科研单位、高等院校的专家学者到西藏进行合作研究、联合攻关、专题讲座和技术培训等工作,大大提高了西藏交通运输系统处理不良地质和自然灾害的能力。在他的积极倡导下,中交第一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长安大学、重庆交大、东南大学、同济大学等相关专业的专家纷纷进入西藏贡献他们的专业知识。

  为了更好地提高干部队伍的技术水平,赵之忠先后为西藏争取到了交通运输部30万元的培训资金和25个交通运输部西培办的培训项目。在这些资金和项目的支持下,西藏交通运输行业各类人员近千人受到了培训,45名专业技术人员、教学骨干赴内地参加培训,有力地促进了自治区交通运输教育、科研等各项工作。

  到西藏后不久,他便就去厅下属的西藏交通职工学校调研,看到实验设备、图书馆资料空空如也后不禁一阵心酸,“这里条件实在太简陋了,我们的藏族同胞实在太艰苦了。”

  这次调研经历他铭记在了心里。利用回到内地的机会,赵之忠积极协调有关方面援建西藏交通职工学校建设交通试验室,千方百计地提高职工学校的教学和培训水平。在赵之忠的四处奔走之下,在科技司的大力倡导之下,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中交第一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先后慷慨解囊,为西藏交通职工学校捐赠了110万元的教学实验设备,人民交通出版社捐赠了7.5万元的交通类图书。

  感动于西藏普通老百姓的纯朴善良,感恩于西藏交通运输厅干部职工的关心关怀,进藏的三年,赵之忠不仅在工作上与西藏交通的干部职工共同奋斗,更是与西藏同胞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一次援藏、一生牵挂,回到内地的赵之忠,依然保持着与昔日同事的联系,也依然保持着观看《西藏卫视》的习惯。

  西藏是一片神圣的净土,拥有着美丽神秘的自然环境和淳朴善良的人文环境。西藏和平解放六十多年来,正是无数个常年奋战在高原交通人的奋斗,才有了西藏交通的快速发展。建国以来,内地对西藏的支援一直没有停过,也正是无数个不怕寂寞、不怕吃苦、勇于奉献的“孔繁森”们,才有了今天西藏的政治稳定和经济繁荣。

  “西藏普通老百姓的纯朴和善良无数次让我心生感动。这使得我一次次提醒自己,一定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西藏老百姓谋幸福。”在赵之忠看来,在藏的三年,他不仅工作上与西藏交通系统的干部职工奋战在一起,生活上和各族干部职工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三年时间里,交通厅的领导和干部职工在工作和生活上都给了他极大地关心和支持。司机江建平更是在生活上给了他悉心照顾。进藏后的第一次出差,他在内地一下子跑了五六个省份,前后持续了一个多月时间。待他回西藏打开家门的那一刻看到,江建平已把家打扫的干干净净,并准备了一些食物;后勤中心主任次仁为他送来了热气腾腾的酥油茶,按当地说法,生长于青藏高原的酥油茶具有抗高原反应的功效。“这些点点滴滴的细节,让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赵之忠不由得感叹道。

  “他们没有华丽的语言、甚至有些羞涩,但是你所感受到他们对你的关心,直抵内心深处。”赵之忠说,“厅领导班子成员在工作上对我也是关心照顾,如每年春节前厅领导都要分别带队到各地交通运输部门和一线慰问干部职工,考虑到冬天缺氧更严重、道路行走更困难,厅领导班子便多次安排我在厅里值班。一切的一切让我终身难忘,永怀感恩。”

  三年时间很快就结束,回到内地四年多的赵之忠依然保持着与昔日同事的联系,节假日都要互发短信问候,祝福,读到“扎西德勒”倍感亲切。如果有同事来京办事,赵之忠都会邀请他们到自己办公室坐坐,了解西藏交通发展的情况,“每次都要问问同事的平安。”

  如有时间,赵之忠依然坚持收看西藏电视台的“西藏新闻”,关心和了解西藏经济社会发展。这让他爱人颇感疑惑——“你不是已经回来这么多年了吗?怎么还看西藏的电视呢?”每当这时,赵之忠或笑而不语,或轻描淡写地答道,“就是想了解下那里嘛。”三年援藏,一生情系。或许,这种牵挂无以用语言名状,却在内心深处真真实实地扎下根。

  至今临近结束,赵之忠一再叮嘱记者,比他们付出更多的是长期驻扎在西藏的藏汉各族干部,他们有着更多的感人事迹。西藏和平解放后,从全国抽调了一批干部到西藏交通系统工作,帮助西藏交通建设,今天他们的第二代、第三代依然在西藏交通系统的各个岗位上辛勤的奉献着自己的生命。他们是援藏干部前辈,他们远离内地的舒适条件,甘愿忍受艰苦、清贫与孤寂,甚至是“献完青春献子孙”。

  “他们所做的贡献更大,牺牲也更大,故事也更为感人,相比而言,我那三年的付出显得如此微薄。”赵之忠一再向记者强调,“请你们交通报多报道报道他们。”资产规模总额为36.47万亿元,王

上一篇:北青报:婚恋网站实名注册应成刚性法律义务
下一篇:您可以免费查看和发布郑州征婚信息
图库118图库| 最准确的杀肖公式规律| 三肖中特期期准才神网| 刘伯温图库刘伯塭心水图库| 跑狗图库全年书本资料| 香港正版挂牌自动更新| 一点红万众福开奖结果| 香港赛马会九龙论坛| 红姐统一黑白印刷图库| 一句成语解特|